从1950到1980年代。一堆研究人体生理的专家们认为,针灸书上写得明明白白的,经络是气血运行的管道。那么这种管道有可能是与血管、淋巴管或神经纤维类似的东西。所以只要好好解剖尸体,马上会真相大白。同时他们还可以把这种经络管道拿出来,浸泡在防腐液中,放进解剖教研室的标本瓶,让学生好好学习。

1963年,朝鲜生物学家金凤汉在英文版的《朝鲜科学院院报》(Journal of the DPPK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上发表了长达二十多页的论文,宣布他已经在人体内找到了与经络对应的管道以及与腧穴对应的小体,并分别命名为“凤汉管”(Bonghan ducts)和“凤汉小体”(Bonghan corpuscles)。

这是惊天动地的大新闻,别说是整个朝鲜,就连中国所有的报刊,都在显著位置报导了此一重大发现。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卫生部也发了贺电,并组织了许多中国的医生和科学家去朝鲜访问学习,交流经验。当时正值冷战期间,因此不仅是朝鲜和中国,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都以十分骄傲的心情,报导了这个重大发现。金凤汉不但成了朝鲜的民族英雄,也成了整个社会主义阵营的英雄。当然,这样重大的消息也传到了西方国家,人人振奋,因为不管如何,如果这个发现是真的,那确实是对医学、科学,甚至是对整个人类的一大贡献。

按照现代科学的基本原则,每个发现都必须能在别人的实验室中在同样的条件下重复出来。于是全世界的科学家,中国、德国、法国等都在试图重复金凤汉的实验。可惜的是,重复的情况并不理想。著名的奥地利组织学家凯尔纳(G.Kellner)非常细致地重复了金凤汉的实验,然后发表了与金凤汉一样长的论文,题为“皮肤的结构和功能”(Structure and Function of Skin)。他指出,金凤汉所发现的“凤汉管”,其实是在胚胎发育中没有闭合的残留微血管,而这“凤汉小体”,就是残留血管的“末端小体”(end body)。这种结构确实存在,也会对针刺起反应,但并不具有经络的功能。当然,这是十分让人尴尬的处境。有传言说,金凤汉为此自杀了,但也有人说后来还看到过他。

不管怎样,金凤汉成了针灸研究历史中一段不堪回首的闹剧。但,他的贡献是让所有人彻底明白,要找经络,解剖之路行不通。(但是,在2009年,还有西方医师研究:Does Bonghan Duct + Corpuscle system correlate highly with classical Channel + acupoint system?)

  •  » 本文链接:http://www.jiangchaoping.com/2011/123.html [复制]
  •  » 订阅本站:http://www.jiangchaoping.com/
  •  »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C) 转载请保留链接地址并注明转自:【江超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