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汉的闹剧,不但对“经络的现代科学研究”是一大打击,对整个中医针灸界来说也是一个极大的打击。金凤汉的失败,几乎把整个针灸和经络的名声都毁了。于是出现了这样的问题:“经络系统是否真的存在?”而当时科学界对针灸和经络的看法就糟到了极点,认为针灸根本不科学、荒谬、忽悠、不可靠、不可能、是幻想的产物……,不一而足。

简单来说,当时科学界普遍认为整个经络理论都是古人向壁虚构出来的故事,完全没有实验证据。至于针灸的疗效,也只是被催眠之后的“安慰剂效应”。    

因此不论针灸如何源远流长,也不管针灸有多好的疗效,更不管针灸学说有多么完美,如果不能找到解剖学的证据,就无法证明它的真实性。这种论点再说得明白点,就是认为所有的针灸医师都是骗子,所有接受针灸的病人都是疯子。所以在1977年的第一届全国针灸大会上,当针灸大夫表演“循经感传”时,有人提出要对这些受试者进行心理学检查,看看是否有精神上的问题。

这种怀疑派的论点,确实太伤害针灸师和所有中医师的感情。但是循经感传又是针灸操作成功的一个重要指标,如果说循经感传只是病人在骗大夫,而且骗了几千年,实在是匪夷所思。

在这种极度不利形势下,中国组织了一个史无前例,也许堪称是空前绝后的研究大项目,称为“循经感传的研究”,由福建中医研究所胡翔龙大夫主持,从南到北共有二十八个单位参加,甚至还包括中国支持非洲的医疗队,总计共调查了63,228人,包括不同的民族和人种。最后终于用大量的统计数据和仪器测量表明,针灸并不是古人面壁虚构出来的神话故事,而是一种真实的东西,尽管当时还不知道它是什么。
所谓“循经感传”的现象,是指在针灸操作时病人的一种主观感觉。当针刺在正确的位置上并起了作用,病人会感到一种特殊的感觉沿着对应经络路线在走动。这种感觉常常是酸、胀、麻、热、冷、痛或电击感。偶尔这些感觉中的某一种会单独出现,但在多数情况下,是酸、胀、麻的混合感觉。古代的针灸书,把这种感觉称为“气感”或者是“得气”。针刺得气就表示经络发生作用了,得气时不但病人有酸、胀、麻等感觉沿着经络路线移动,医师也会感觉到针被吸住了,很“涩”,不易转动,也不易拔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循经感传研究有点像民意测验,是对某种主观感觉的大规模调查。在这种调查中,虽然也许有人会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但是成千上万的人说同样的谎话,总是比较困难。所以这种研究方法,在现代科学研究中也是被允许的。

更值得重视的是,这个项目的调查方法也按现代科学的标准进行了标准化。这种“气感”是用低频电子脉冲来诱发的,仪器用的是直径3-5公厘的银质电极,放在“井穴”上,井穴一般在手指或脚趾尖上;或放在“原穴”上,原穴一般在腕或踝的关节处。在调查中,大多数医师采用这种标准化的电刺激方法,但也有些医师用手压或用普通毫针来刺激穴位,还有些既不选用井穴或原穴,而是选用其它穴位。

除了刺激方法之外,气感的级别也设法标准化,便于统计学处理。调查结果显示,在这63,228人中有78%的受试者出现了循经感传现象。也就是说,有四万多名受试者有了这种感觉。显然,要说四万多人都是骗子或傻子,实在有点困难了。同时根据医学和药物学的经验,安慰剂效应最多只有25%,而78%绝对远高于安慰剂所能达到的效果。

  •  » 本文链接:http://www.jiangchaoping.com/2011/129.html [复制]
  •  » 订阅本站:http://www.jiangchaoping.com/
  •  »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C) 转载请保留链接地址并注明转自:【江超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