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埃及游览的旅客,在躲避开罗的烈日,走进路边香精店,会突然发现迷人的香氛,就连反对享乐主义的伊斯兰教徒也无法抗拒,这也让人明白,为何数千年来,香水始终盛行于埃及。在店里面,可以买到以“图坦卡蒙(Tutankhamun)、拉姆西斯(Ramesses II)、克里奥佩特拉(Cleopatra)”这些历史上伟大君主命名的香精,仿佛把我们带回了法老时代。尼罗河边繁茂的植被,优越的气候条件和古埃及社会达到的文明程度,孕育和繁荣了当时的香精文化。不论在宗教活动还是世俗生活中,香精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古埃及人最早对香料的提炼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000年。分布在尼罗河两岸众多而庞大神庙的遗址中,至今还保留着古代的香精实验室。由卢克索(阿蒙神庙及帝王谷的所在地)往南120公里的伊德夫(伊德夫神庙的所在地),众多的神庙遗址,是一座名副其实的露天博物馆,墙上布满了叙事绘画和古埃及的象形文字。整个神庙群由长达137公里的围墙围绕着。在多柱式大厅的西北面,隐藏着一个狭小的房间,既没有窗户也没有通风设备,这里就是香精实验室。密封的石室里,墙上刻满美丽的象形文字和浮雕绘画,记载了许多有史以来的香精和香脂配方,调配香精的过程严谨而神秘。例如使用产自哪个地区的原料,每种原料加入数量以及加入的顺序,是否需要加热以及加热的时间,浸泡的方法和应该使用什么样的器皿,最终成果应该呈现什么样的色彩与重量等等都有严格规定。令人赞叹的是,这些配方陆续被现代科学验证出其实用性。例如某个古代牙膏配方:百分之一盎司的岩盐和鸢尾干花,五分之一盎司的薄荷,二十粒胡椒。鸢尾花对牙齿的效果,不久之前才被科学家们证明。埃及人很早就懂得,用没药和香杉精浸泡绷带,能够起到消毒的作用。而凤仙、蓝莲花(睡莲)、百合,这些日常生活中使用的香精则不仅会使空气芬芳,也可以用来治疗疾病,并且广泛用于庆典和祭祀活动。

根据古希腊历史学家迪奥斯科里德(Dioscorides)表示,埃及人的确知道蒸馏的技术,埃及的蒸馏技术算是相当的原始。他们将水加入装有芳香植物(例如雪松树脂)的土瓶中,瓶口盖上羊毛制的纤维,将土瓶加热后随著水蒸汽带出的植物精油被羊毛纤维所吸收。再将羊毛压榨出植物精油,雪松精油被埃及人广泛地使用於医疗、薰香及防腐。另一种埃及人用来萃取一些外来花朵如蓝莲花(睡莲)等香油的方式,则是采用压榨法。

埃及的香料常由花朵萃取而来。埃及最知名的芳香配方就是奇斐(Kyphi)香油,这种由16种原料所组成的豪华配方,加上蜂蜜、葡萄及红酒一起浸泡所制成,希腊医学家迪奥斯科里德(Dioscorides)称它为接近天神之香。奇斐(Kyphi)熏香具有催眠功效,并可拿来当作药物使用,它还可以做为外伤及皮肤感染用药。埃及人只敢在太阳下山后燃烧Kyphi香油,此行为仪式不仅在确认太阳神的平安归来,也因为其具有催眠及麻醉的作用,故当时人们选在黄昏以后使用,即认为此时刻对人的影响较小。

  •  » 本文链接:http://www.jiangchaoping.com/2011/231.html [复制]
  •  » 订阅本站:http://www.jiangchaoping.com/
  •  »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C) 转载请保留链接地址并注明转自:【江超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