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香薰——先秦时,从士大夫到普通百姓,无论男女,都有随身佩戴香物的风气。即香囊,佩于身边,既可美自身,又可敬他人,更能借着植物的芬芳,带来身心灵的美好。《礼记》说:“男女未冠笄者,鸡初鸣,咸盥漱,拂髦总角,衿缨皆佩容臭。”是指先秦时少年拜见长辈先要漱口、洗手,整理发髻和衣襟,还要系挂香囊,避免身上的气味冒犯长辈。《诗经》和《楚辞》中也多有对香木香草的歌咏:“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萧”、“艾”都是菊科蒿属植物,是古代较常用的香草)“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饮花露、吃花朵,岂不是一种口服的芳香疗法?而在屈原死后,两千多年来每逢五月五日过端午节,过节时以艾叶烟熏来避邪除毒,除了单烧艾草,也有将艾叶、苍朮、白芷、雄黄等混合烧熏,烧熏所产生的浓郁香气,除了抑制、灭除真菌的作用外,也能给人带来解闷提神的愉悦感。由此可见,芳疗的生活应用早已因为屈原的《离骚》存在于中华民族的生活习惯之中。

在战国时期就已经有了制作精良的熏炉,熏香的风气扩展到社会各个阶层,加上文人士大夫的推动,使得合香、品香成为相当优雅的生活方式。

汉代开辟了丝绸之路后,生长于边陲的香药也顺便来到中原。诸如龙脑香、青木香、乳香、降真香这些异域芬芳大不同于中原地区人们常用的香草,它们收服了中国人的心,使古代中国人的香氛生活也愈加丰富。

今天热爱芳疗的人,很多人喜欢迷迭香(rosemary)的滋味,但,这原产于地中海一带的浪漫香草迷迭香,早在汉代就已经来到中国?千百年前,它已经被中国古代的青春少年、风雅之士装入香囊佩戴在身上,或者作为香方的配料被制成美妙的香品在亭台楼阁间散出芬芳。

不过,中国式的熏香更能契合士大夫们的审美习惯,他们更喜欢微妙、自然、清淡、绵长隽永的香气,有人认为香水那样直截了当、鲜明的味感不太适合喜欢含蓄与沉郁的古代中国人,制不出香水又何妨?无碍中国的香文化在它悠久的历史中发展、完善。

  •  » 本文链接:http://www.jiangchaoping.com/2011/258.html [复制]
  •  » 订阅本站:http://www.jiangchaoping.com/
  •  »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C) 转载请保留链接地址并注明转自:【江超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