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罗马帝国灭亡后,许多医书典籍,随着流亡的医生,传到了东方世界。在君士坦丁堡翻译成阿拉伯文,经过时空的文化交流,古希腊罗马建立起的医学知识,在阿拉伯世界广泛的流传着,同时在中东伊斯兰热心的传教风气下,对于芳香疗法的兴趣与知识也藉此渐渐传开。阿拉伯人是第一个发明萃取玫瑰香精的人,莎士比亚曾提到过的“阿拉伯香水”,指的正是精油。因此进一步有机会衍生成商业贸易文化,并在晚唐、五代传入中国,五代时著名的词人李珣除了作词,兼卖香料,著有《海药本草》六卷,对阿拉伯与中国的芳香文化交流颇有贡献。

阿拉伯历史上最伟大的医生阿维森纳(Avicenna) 980-1037AD着有《医疗论》(The Book of Healing)、《药典》(The Canon of Medicine),《药典》记录了800种以 上的植物,包含洋甘菊、玫瑰等现代芳香疗法常用的植物,他最伟大的贡献是在十一世纪,改良源自两河流域的蒸馏技术,发明了蒸馏 (Steam Distillation)精油的技术,使得精油的品质及萃取的技术更趋于完整。事实上,他的技术很有远见,这使得萃取容器历经九百年都不曾有过太大的变化。大约在此同时,阿拉伯人也发明了蒸馏酒精的方法,而这使得阿拉伯人掌握了制造非油脂性香水的能力.

此时期,Avicenna也曾倡导自然疗法,其中按摩、牵引(四肢骨折时)和一种解毒全餐水果饮食法,均成为其所强调疗法中的一部分。

《医典》对中国医学影响不小。陶宗仪《南村辍耕录》记有穆斯林医生为儿童做切除脑肿瘤,为官员治疗眼疾,为马做手术的故事。危亦林(1277—1345)《世医得效方》记有用“家梯法”治疗肩部脱臼的方法。此法是Avicenna《医典》中的方法,在这以前,中国从未出现过这种疗法,而这种方法在中国至今仍然在使用。朱肃《普济方》“眼科”记有“白定眼药”方,此方子的内容与《医典》卷五的方子“sefatdawa‘i”的内容是相同的。这个方子也出现在李时珍《本草纲目》的卷11中。“白定眼药”中的成分中有“李子树胶”可以看成是有芳香疗法的身影。

  •  » 本文链接:http://www.jiangchaoping.com/2011/272.html [复制]
  •  » 订阅本站:http://www.jiangchaoping.com/
  •  »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C) 转载请保留链接地址并注明转自:【江超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