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复兴时代(14—16世纪),草药学因活板印刷术的发明,可将先人用药草的智慧与知识出版而广为流传。在16世纪,任何一个识字的人,都可以依样画葫芦,照书中所写,制造浸泡油、纯露、药汁。当时的家庭主妇,都尽量利用香草来制作香包、薰衣草袋、药草包,为家里面添香除臭,或治疗简单疾病。若有重大疾疫,就必须向药剂师购买复方精油,药剂师通常都有幢大房子,内设蒸馏室,可以自己生产昂贵的精油,并配成复方贩卖。在大瘟疫蔓延时,人们也会用大量的芳香花草撒在路上,踩踏后,挤出油脂,抑制瘟疫蔓延。

在这个时期,芳疗的领导者是意大利,意大利感染力(Italian influence)通过梅迪奇家族的女孩Caterina de Medici’s嫁给法国的亨利王子 Prince Henri II.芳香精油在法国大量使用,最诡异的是,16世纪的欧洲人,认为洗澡沐浴是不健康的,身上充满着难闻体味的欧洲人,只好靠精油制成的香水来掩盖异味。

十八世纪,法国人有两个大发现,一是丁香精油可以杀死肺结核杆菌(Tuberculosis bacillus),二是百里香精油能抑制斑疹伤寒菌(Typhus bacteria)。
这个时期,对后代芳疗的最大贡献,就是大量的药草著作问世,最有名的就是1527年贝肯氏(Pietro Mattioli、Charles de L`Ecluse、Bankes )出版的《贝肯氏药草集》(Bancke’s Herbal),记载了许多配方,包括玫瑰浸泡油的制法与使用。17世纪,是英国药草师的黄金时代,当时出了几位大师,如杰拉德(Gerard)、 尼可拉斯卡尔培波(Nicholas Culpeper)等,他们留下来的药草知识,对现代芳香疗法有莫大的邦助。卡尔培波的《完全草药》(Complete Herbal)在公元1653年 出版,记载369种英国药草的功用,他对当时的新兴科学—实验化学,发表过严厉地批评,被人抨击为“死守古老草药疗法的顽固老学究”,在这个化学毒害肆虐的今天,卡尔培波仿佛是个先知。

十七世纪,欧洲化学药物取代古老秘方的趋势,和当时“烧死女巫”的风潮同时出现,二者之间的暧昧关联,令人玩味。

  •  » 本文链接:http://www.jiangchaoping.com/2011/292.html [复制]
  •  » 订阅本站:http://www.jiangchaoping.com/
  •  »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C) 转载请保留链接地址并注明转自:【江超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