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是外在世界与人类“内在世界”的疆界,拥有无数的末梢神经和感觉受体,将外在刺激快速传达至脑部。皮肤、大脑和心灵,无时无刻地通过神经系统和神经传导物质进行交流。它们之间的紧密联系源自胚胎发育期,神经系统和皮肤均由外胚胎层形成,所以可以毫不夸张地称皮肤为“外脑”。外脑的奇妙作用在婴儿时期,就显现无遗。

1988年《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上有篇文章谈到了抚摸碰触在儿童成长阶段的重要,文中说:“缺乏身体接触的婴儿,虽然喂得饱也受关心,但在身心双方面都有障碍……”这是由一名研究灵长类动物的学者与其它照顾二次世界大战孤儿的人员合作的发现。“早产婴儿每日三次,每次按摩十五分钟,体重增加速度较其它独自留在保温箱的早产儿快47%……”

美国迈阿密大学(University of Miami)医学院的费尔德博士(Dr. Tiffany Field)是儿童心理学者。他发现依着按摩程序,按摩早产儿身体的每一部份各六次,每次十秒,刺激虽未改变婴儿的睡眠规律,却使他每天多增加30公克的体重,不久就可回家,几乎比预定的早一周。婴儿并没有多摄取其它营养,但却更活泼、体重增加更快,也更有力量。这正是皮肤——庞大的外脑,在人类一脱离母体时,就开始展现它对人类从心理到生理的伟大力量。

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的神经学学者桑博格(Saul Schanberg) 1989年在娇生(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的特别会议上说:“触觉较我们其它的知觉更重要。”那三天的会议聚集了神经心理学者、小儿科学者、考古学者、社会学者、心理学者,及其它对触觉及失去触觉如何影响人身心这个题目有兴趣的人,互相交换意见。在许多方面,触觉最难以研究。其它每种知觉都有主要的器官可供研究,但研究触觉的器官是皮肤,皮肤伸展包容了整个躯体。每种知觉都至少有一个重要的研究中心,只有触觉除外。触觉是个知觉系统,其影响难以隔离或消除。科学家可以研究失明的人以了解视觉,可研究耳聋或失去嗅觉的人以了解听觉或嗅觉,但触觉却无法如此做。学者也不能在天生无触觉者的身上做实验,像对聋人或盲人那样。触觉是功能和性质都特殊的一种知觉,但却也常和其它知觉相结合,触觉会影响整个有机体,以及与其接触之物。桑博格解释说:“它比语言或情感上的接触强上十倍,也影响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没有其它知觉如触觉般使人激动,我们虽然知道这点,却从不了解它自有其生物上的道理。”

所以,不从触觉在生物成长的重要性去探索,皮肤对一般人而言,永远就是肤浅的表皮、真皮和皮下组织三大层的生理组织而已。所有的动物对于被触碰、抚摸都有反应,而且没有触摸,生命本身根本无法进化──也就是说,没有互相触摸的化学反应,就无法塑造关系。缺乏触摸和被触摸,不论是什么年龄的人都会生病,而变得渴望触摸。胎儿首先发展的知觉是触觉,而新生儿在眼睛张开前,即自动有了触觉,开始探索世界。我们出生不久之后,虽然还不能看或说,却能凭直觉开始触摸,婴儿唇上的触觉细胞使他们能够吃奶,手向外伸,寻求温暖,经过皮肤的触摸,让我们知道我和其它物体之不同,让我们知道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其它人──母亲。这第一次的情感慰藉,触摸和被母亲触摸,成为无私之爱根本的记忆,伴随我们一生一世。

  •  » 本文链接:http://www.jiangchaoping.com/2012/457.html [复制]
  •  » 订阅本站:http://www.jiangchaoping.com/
  •  »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C) 转载请保留链接地址并注明转自:【江超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