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是大脑中几项重要的功能之一。在世界文学史上,最传奇的,是法国的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凭借着玛德莱娜小蛋糕的气味,一路回忆,写下了两百多万字的《追忆逝水年华》》《A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Remembrance of things past)。最诡异的,是德国小说家帕特里克•聚斯金德(徐四金Patrick Süskind)的第一本小说——《香水》像一部充满神秘色彩的传奇,聚斯金德运用现实主义的叙事手法,惟妙惟肖地刻画出十八世纪法国巴黎一个怪才格雷诺耶(葛奴乙)“寻香杀女人”的离奇一生。在百度百科上,是这样说的“誉满全球之作《香水》才使他的知名度在中国陡然上升,其“香气”甚至流芳至今。”当然,读小说很累,可以看电影,从电影中,可以体会什么是“嗅觉的威力”。

通过对嗅觉与大脑的分析,“李光武博士”的研究团队从本草纲目找到灵感,他们对丁香酚与大脑记忆的关系,作了一番研究。当年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列举了大量有健身、疗疾作用的香草植物。其中“丁香”属于芳香开窍类药物,具有醒脑提神的功效,在治疗脑部的疾病中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现代丁香类的药物仍然用于治疗神经障碍、癫痫、脑血管疾病以及Alzheimer’s disease等疾病。丁香酚(Eugenol)(4-烯丙基-2-对甲氧基苯酚)是从丁香油或其它含丁香酚的芳香油蒸馏分离而得,常用做化妆品和食品中的芳香剂。像石菖蒲有效成分也是丁香酚。在东南亚国家,几个世纪前就已经被用于治疗癫痫和健忘。现代学者研究丁香酚如何改善学习记忆的机制,以及如何利用丁香酚防治Alzheimer’s disease,他们作为开路先锋、为嗅觉芳疗,提供新的理论依据和新途径、新靶点。

2004年的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颁给了两位对嗅觉的分子生物学机制研究,做出卓越贡献的科学家。他们发现:人体内有功能的25,000个基因中,其中350个是编码嗅觉感受器的。这个比例大约是1.4%。而在嗅觉更好的小鼠当中,这个比例是4%。这个数据暗示了嗅觉的重要性,很多其机理尚未可知,但,可以想象,这与生命需求必定有高度相关。

在上图右你可以看到,最底层那些花花绿绿的神经元(Olfactory Neurons)当检测到很低浓度的气味分子时,将信号传递给嗅球(olfactory bulb)中的神经元,这些神经元将信号整合,再传递给大脑的其它脑区。这些脑区与嗅球,基本上都属于人的边缘系统(Limbic system;Limbic area),与人的情绪,内分泌,自主神经反应等都是直接挂钩的。因此也不难理解,为何你闻到芳香会愉悦,甚至想起曾经经历过的美好的事情。我们的其它感觉信息有着类似的处理。如此复杂交错的系统让我们迄今为止都对它知之甚少。所以许多生理学层面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放到心理学层面来看待了。

  •  » 本文链接:http://www.jiangchaoping.com/2012/522.html [复制]
  •  » 订阅本站:http://www.jiangchaoping.com/
  •  »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C) 转载请保留链接地址并注明转自:【江超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