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以上那个除了知道大脑边缘系统的杏仁体(Amygdaloid body),影响情绪,其它方面,还没怎么搞清楚的大脑黑箱,在心理学层面上,嗅觉又是如何调节你的情绪的呢?

这主要有这两种效应:

1,条件反射。
某种特定的气味分子引起以往美好记忆的唤醒,进而使得脑内神经传递物质释放的改变。最简单的联合反应模型就是“巴甫洛夫(巴夫洛夫)的狗”,因为长时间给食,都伴随着铃铛声,以后听到铃铛声,即便是没有给食,也会流口水。(注意图中狗头右下方,用来收集口水的管子)

精油的使用往往伴随着其它相关经历,比如在使用熏衣草的时候,会有舒服的按摩或者泡澡,在使用柠檬的时候曾有振奋的事件发生。这样就将嗅觉与其它感觉形成了一个联合学习模型,也就是通常我们所说的“条件反射”。 一旦将这两者联系起来,再次使用该精油的时候,就会启动这个模型,从而将上次的记忆唤醒。最重要的是精油本身就具备效应,我们的大脑只是把效果放大了。

2,安慰剂效应(Placebo effect)。也就是通常我们所说的“心理暗示”。往往是人的一些信念和期望在其中起到作用。同样存在反安慰剂效应(Nocebo effect),就是消极的态度与期望会造成恶化的效果。往往与大脑中兴奋性递质,如谷氨酸,五羟色胺,多巴胺的减少,以及抑制性递质,比如伽马氨基丁酸,甘氨酸的增多有关。植物精油几乎对任何人都有吸引力,这个吸引力,增强了安慰剂效应。愿意积极使用精油的习惯,也在无形中去除了反安慰剂效应。

若是碰上在嗅觉效果上能造成神秘作用的精油,安慰剂效会应更加无法估计。像紫罗兰含有紫罗兰酮,可以使我们的嗅觉短路。这种花不断地渗出芳香,但我们却失去了嗅闻它的能力,过一、两分钟,它的气味又扑鼻而来,然后又消失,如此循环不已。在古代紫罗兰迷惑了古希腊人,使他们选它为城市之花,它同时也是雅典的象征。此后拿破仑和约瑟芬也极喜爱紫罗兰,他们常抹紫罗兰味的香水,这成了他们的标记,如果不是神秘的嗅觉经验,紫罗兰怎可能迷惑如此多的人?

当然,嗅觉对情绪的影响,既然牵涉到“条件反射”每个民族,每个人,因为有不同的成长条件,相同的精油,自然不可能千篇一律,引起相同的情绪。国籍也影响对香味的喜好—德国人喜爱松香,法国人喜爱花香,日本人好雅致的香味,北美人则坚持浓烈香味,南美人更甚,这当中的原因可能更复杂,有待后人研究。

不同人对同一种香味,比如熏衣草香的感受不一样,也可能与其以往经历有关,如果将熏衣草与非常激动人心的事情联系在一起,自然无法起到镇静放松的作用。
这件事,还可以进一步说明,气味会直接唤起记忆、改变情绪、调整特定的生理反应。闻到特定的气味后,会伴随出现的记忆(杏仁体+海马回的作用),是当时具体状态、发生的情节,引动深层的记忆和反应,无论愉快、恐怖、或悲惨的记忆,都会伴随生理反应,一同记录在边缘系统中。比如说,你以前曾经在一个刚刷完油漆的空间中和别人剧烈争吵,并遭人暴力相向,以后每当你闻到油漆味道,就可能会不舒服,并出现当时的生理反应(流汗、疼痛、胃痉挛等),实际上你并不是对油漆过敏,而是对当年伴随油漆味而发生的事件“过敏”。我们的大脑会压抑这些看似已经无用的讯息,而这些藏在边缘系统中的记忆能影响我们的好恶,更会通过梦境释放出来。透过梦境解读讯息,寻找生命原型的源起都是靠“嗅觉”,因此,一个好的芳疗师,不论使用任何精油都不要忘记和梦境结合。

  •  » 本文链接:http://www.jiangchaoping.com/2012/531.html [复制]
  •  » 订阅本站:http://www.jiangchaoping.com/
  •  »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C) 转载请保留链接地址并注明转自:【江超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