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露、精露或花水—纯露的基本资料(二)【2/6】

从Suzanne Catty称呼纯露是植物本身的全息图(holograms)。看三个郝万山的小故事——新世纪之初,美籍华人、身兼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和中国科学院院士的黎念之先生来中国开院士会。会议期间,黎院士通过朋友找到北京中医药大学的郝万山教授,寻求合作意向。黎院士认为,他作为世界化学工业界的学科带头人掌握着当今世界化学物提取的先进技术;郝万山作为一代名中医拥有中药使用的丰富临床经验,强强联手,用最现代化的提取方法研究中药,应该能够使中药研究取得突破性进展。

郝万山没有正面否定黎念之的设想,却一连讲了几件事:

第一件事,1958年,中国内地痢疾流行。中药治痢疾,黄连是一味非常有效的药物。可黄连的生长周期需要6年,库存有限而用量突增造成一时脱销。国务院要求从其他中药中提取黄连的有效成分。很快有人从三颗针这种植物中提取出了小檗碱,就是我们今天说的黄连素。黄连素应用于临床,一连三年对治疗痢疾效果都很好。然而,从1961年后再用黄连素治痢疾却几乎无效了,因为痢疾杆菌产生了耐药性。而继续用黄连效果依然很好。

第二件事,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有人从中药青蒿中提取青蒿素用于治疗疟原虫,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然而也是三四年之后,疟原虫也有了抗药性。而此时,再用青蒿煮水,效果依然很好。

第三件事,是郝万山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有一年他到一个专事灭苍蝇、杀蚊子的农药厂办事,结果在该厂的招待所里被蚊子咬惨了。当时,郝万山很不理解。药厂厂长告诉他说,这个厂刚投产的前五年,方圆20里以内没有苍蝇和蚊子,而5年之后,苍蝇、蚊子个头特别大,被蚊子咬后好几年都有包。

三件事讲完后,黎念之院士恍然大悟:中药之所以几千年来不被淘汰,就因为它是复合成分,你把它提纯了当时效果可能很好,但很快就会被淘汰。从此之后,黎院士完全放弃了他用先进提纯手段研究中药的计划。两年后,他再一次到中国开院士会,又一次约见郝万山,但主要是出于信任找郝万山看病,而绝口不再提研究中药的事情了。

  •  » 本文链接:http://www.jiangchaoping.com/2012/606.html [复制]
  •  » 订阅本站:http://www.jiangchaoping.com/
  •  » 版权声明: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C) 转载请保留链接地址并注明转自:【江超平